耀晞

失去了猪排饭的一只孤零零的猫。
退圈。
并不是圈地自萌的类型反而还很喜欢撕逼,fo请慎。
坑品无保证。

【fgo paro/维勇】火焰、废墟与你

大概就是一个fgo为主的paro,复健。 纯粹为了最后一幕写的东西。

说是维勇其实基本上没有Victor。


不断地在城市的废墟中奔跑,热浪袭来几乎要让人丧失意志。这样的日子,要什么时候才会迎来结束?
勇利不知道。
现实离奇得就像做梦一样,而且如果真的是梦的话,那可以说是一场再糟糕不过的噩梦了。
明明就在几小时之前,还是普通无奇的日子。勇利这么想着,勉强躲过身后怪物的袭击,跌跌撞撞地跑向远处的掩体。在不间断的奔跑过程中,他带着最后一点希冀发问:
“他们……我是说在灵子转移筐的其他人,他们还好吗?”
“……全部失去行动能力。”在迦勒底总部的披集停顿了许久,用几乎被电流声淹没的声音说道,“其中Victor Nikiforov已经确认死亡。”
勇利的眼泪霎时充满了眼眶,他眨眨眼睛,尽力不让眼泪留下来。
骗人的吧。他用手背擦掉流到了面颊上的那滴泪珠,继续喘着粗气好不停歇地向前奔跑着。
那可是Victor Nikiforov啊。他想。
几小时前,迦勒底。胜生勇利作为计划的候补成员,沮丧地独自一人在走廊里前进着,一言不发。
因为其中一个灵子转移筐体的安全装置出了问题,前往目标地的成员只能减少一名,而作为完全普通人出身而且没有servant的勇利,毫无意外地被指定为减少的的成员,作为候补回去待命。而现在他正在准备回到房间的路上。
说不甘心是肯定的,但是勇利清楚这种情况下让别人优先前往是正确的,毕竟自己虽然说能力也算优秀,也有着成为master的素质,可是却几乎没有英灵响应。唯一一名servant还在不久前因为意外而回到了英灵座。
如果能有一天和Victor Nikiforov一样,变成强大的魔术师就好了。想起Victor,他心情稍微好了些许,脚步也轻快起来,前行的速度快了不少。
Victor Nikiforov算得上是魔术师界的活传奇,可以说不少人都以他为目标,视其为偶像,勇利也不例外。而Victor也在这次迦勒底的计划之中,作为执行纠正历史的任务的领头人。这段时间勇利也算是和他接触不少,越发觉得他的实力强大与形象完美。当然,关于自己被对方的人格魅力吸引了这一点,勇利本人是不好意思承认的。
如果哪一天能和Victor一起出任务就好了呢。正当勇利这么想着的时候,有谁急冲冲地跑过来,扑到了勇利身上,力道之大差点把他撞翻。
“啊对不起对不起!”银发蓝眸的斯拉夫男子这么说道,一把抓住勇利,“是勇利啊——这下可帮大忙了。”
“诶……?”敬仰之人就这么一下子出现还抱着他好像需要他帮忙的样子,勇利有点反应不过来,以至于他直接错过了拒绝对方的机会。
接着一只小小的棕色贵宾犬玩偶塞到他怀里,还未等勇利开口,Victor便把话一股脑儿地说完然后风风火火地离开了。
因为出任务预计时间无法确定,所以把它交给我代为保管几天吗……勇利抿了抿嘴唇,对方的声音还回响在耳边。
“拜托了帮我拿着马卡钦几天吧勇利!我一下子实在是找不到留守迦勒底的朋友了!Yakov那个老顽固肯定不准我把它带在身边进行灵子转移的所以拜托你了勇利!”
……朋友吗。勇利想着,心中不由得有点小雀跃。Victor说我是他的朋友,我也算是他值得信赖的朋友了啊。
勇利轻轻地笑了出声,被排除到任务之外的郁闷感也因为这么一搅减轻了不少。
可是片刻之后响彻整个基地的警报声让他再也笑不出来了。他的好友——在管理室工作的披集的声音在整条走道里回响。
“警报!请尽快按照指定路线到达避难地点!灵子转移出现异常,即将封闭基地!”
Victor——发生了什么?
勇利心里稍作计算了一下,发现因为刚刚自己发呆拖延耗费了不少时间,恐怕多半是已经出不去了,更何况Victor等几位master也还在里面……!
只能往下跑了,勇利下定决心,抓紧手里的玩偶狂奔在走道之间。他此时无比庆幸自己过人的体力,这让他不至于跑到一半就因为撑不住而倒下。
在全速奔跑下目的地很快就到了,所见之处都是火焰,甚至呼吸的时候吸进去的空气都灼热得像是要把肺部烧穿一样,勇利猛地冲了进去,所见到的是一颗炽热的火球和到处燃烧着的灵子转移筐。
……还有谁还活着吗?在滚滚浓烟之下,勇利捂紧鼻子,伸出另一只手,试图打开其中的一个。器械的表面被燃烧得滚烫,虽然勇利一下子便缩回了手,但是也被烫得起了水泡。
接着倒数声回响在房间内,又迅速地被火焰爆裂的噼啪声掩盖了。
烟雾几乎要熏晕了勇利,他寻思着找个烟雾不那么浓重的地方缓一口气,于是在倒数的最后几秒,他打开了那个没有保护装置也尚未燃烧起来的灵子转移筐,踏了进去。
倒数声数到一,然后一片天旋地转。
再度醒来的时候身处之地便是这座已经化为废墟的城市,无数怪物出没与其中,偶尔来自迦勒底的信号还能传递过来,那边披集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几乎不成一句完整的句子。
这样的日子,还要多久才能结束?勇利带着几乎是绝望的心情祈祷着得到拯救。隔着遥远的距离伴随着电磁的杂音传来披集的提醒,勇利动作机械地改变了前行的方向,放轻了脚步声向那栋尚未完全倒塌的大楼跑去。
“这里大概能稍微躲一下了吧……该死,刚刚连召唤servant的时间都没有。勇利,不管如何,现在来试试召唤吧,这么一直逃下去可不行。”另一头的披集咬着牙,从他紧拧着的眉头间可以看得出他心中对挚友的担忧。
只能破釜沉舟试一试了,虽然不太可能有英灵会作出响应。勇利苦笑着,开始作出召唤的准备。
身后传来嘶哑的吼声,将这份几乎没有维持多久的平静打破。
“快跑,他们追上来了!”披集在另一端大喊着。
勇利没有回应,依旧在口中念诵着召唤英灵的咒语,魔力不断地从他身体里流失,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Victor那时交给我的布偶我还没有还回去……明明难得被信任,却失信于人,而且是那个自己一直崇拜的对象。在魔力近乎枯竭身体虚脱之前,他模模糊糊地这么想着。
身后传来破空之声,怕是那些一直追赶他的骷髅的攻击,但是勇利已经没有剩余的体力去应付了。
虽然不甘心,但是已经输掉了,完全无能为力去改变现实,还真是糟糕的结局。勇利这么想着,抱紧了那只小小的贵宾犬布偶,闭上了眼睛。
意想之中被击中的剧痛没有到来,反倒是有冰冷气流掠过脸颊,接着有人弯下腰靠在自己耳边低语。
“已经可以睁开眼睛了哦,勇利。”
勇利睁开眼睛,眼中所见的景象他一生恐怕都不会忘怀——
穿着明显是servant服装的Victor,在火焰与废墟中朝他伸出手,带着寒冬气息的风雪环绕着那名servant。
——那就像是一个奇迹。


属于勇利的漫长噩梦,在此刻终于结束。
end

评论(5)
热度(27)

© 耀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