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晞

失去了猪排饭的一只孤零零的猫。
退圈。
并不是圈地自萌的类型反而还很喜欢撕逼,fo请慎。
坑品无保证。

【鲛人设定AU/维勇】鲛人海歌

看着低的可怜的热度……委屈。

猪排饭与猫:

上一章戳这:


http://katsudonandneko.lofter.com/post/1eacaa3a_deb4bcf


Attention:


 这是个完全不知道是什么鬼的私设架空,大概有点各国传说混杂的世界观?大概是西方各国结束了漫长的中世纪,科技开始发展,而东方依旧带着其神秘色彩的感觉。


特别感谢猪排饭桑,信件部分,辛苦了哟。


鲛人海歌  02


-共鸣-


  有一个知己是怎样的感受呢?之前我从未想过,因为那时的我总是孤独一人,生活便是不断地到达新的目的地又不断地再度起航,路上的风景就是我最好的同伴,不断看到新的能够让我获得惊喜的事物,然后再一点一点地把它们记进本子里。


  世界终究是有限大的,我一直都这么认为,并且还因为已经游历了大半个世界而苦恼。然而想法是想法,现实是现实,这个世界总是有不少能够突破人想象极限的东西——比如勇利的存在,比如我现在正在和传说中残害人类的鲛人通信这种连奇幻小说都不敢写的事情。


  我小心翼翼地打开那天夜里他交给我的瓶子,展开卷在里面的信纸,下意识轻嗅一下,闻到了不甚明显的香气与海腥味。


Victor:


  展信安,十分感谢来信!


  虽然犹豫了很久要不要这样做,但最终还是决定写下这封信了。


  说起来很不好意思,不过其实我早就认识victor了。或者说,我是victor的书迷喔。在某天发生的某次海难后,我来到船的残骸间,本来想要搜寻幸存者,不过却意外地在某个乘客的箱子里发现了一本书。那本书的封面是我从未见过的、十分美丽的景色,我顿时被吸引了,根本移不开眼睛。我知道这样做不太好,不过太过寂寞的我还是擅自把它拿了回去——是的,那正是victor你的游记。


  塞舌尔是个很美丽的岛屿呢,虽然都是岛国,但是跟我的故乡却完全不一样。对了,victor那时候还是长发呢,铺展的银发就像我的同伴的鱼尾一样闪闪发亮,因为那本书里面的插图上面大多数都有victor,所以印象非常深刻。说实话一开始还以为是哪位异国模特的写真集……不过我马上就被后面的文字完全迷住了,victor的文字就像有魔力一样,有着甚至似乎能够超出照片的现场感呢。就算身处寂静的海洋,身下倚靠着冷硬的礁石,但是在一个个单词间,我却能感受到火焰灼热的空气,清风吹来的青草的气息,还有孩童嬉闹着的笑声。


  后来养成了每逢船难就会去看看在遗留的物品中找你的书的习惯,这么多年下来居然也积攒了四五本呢,果然victor的文字对旅人有着无法抗拒的诱惑。虽然我姑且算是活了很久,但是一直囿于这方海洋,全然不知世界的其他面貌,是victor告诉了我在大洋的彼岸还有那么多、那么多我前所未见的事物,我才第一次知道:世界原来是这样广博啊。


  如果什么时候victor也能来到这里就好了。这一直是我隐秘的愿望,但是大概永远都无法实现,毕竟我们这里只是东方一个平凡无奇的岛国,而且距离那样的遥远——但我,一直一直,都想要见到你。


  人类的生命是如此短暂,鲛人的生命是如此漫长。


  你能够来到这里吗,我能够等待到你吗。


  我不知道,但在一个个抚过书页的夜晚,我都无比清晰地感受到我那一片黑白的、漫无目的的漫长生命被重新点燃,一字一词间,我能够看见你的生命,你的灵魂,还有你那点亮了我生命的火焰。


  那是我很久都没有体会到的感受了


  鲛人祭的那个夜晚,我遇见了此生最大的奇迹。


  如果真的有神灵,它一定听到了我的呼唤。在看见你的那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跳到海中了。Victor Nikiforov……念着这个名字的我心如擂鼓。鲛人为了适应低温环境,心跳早已与人类不同了,被压制到了最低,但在那个夜晚,我的心好像要爆炸一样疯狂地跃动着。


  我是怎么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其实是我……太高兴了啊。


  你好像对鲛人很有兴趣的样子,这让我很担忧。鲛人对于人类实在是非常危险的生物……不要靠近,快点离开吧。我悄悄地潜在水底,看你兴高采烈地与少女们交谈,看你吃着炸猪排盖饭满足不已的样子。


  这样就足够了。我对自己说。


  但是在你真正离开的那天,我还是没有忍住,看着独自一人靠在栏杆上的你浮出水面。出乎我意料,你一点都没有害怕,反而一脸兴奋地对我挥手?这样可不行啊!如果遇见的不是我而是其他鲛人,后果有多严重你根本无法想象!生气又开心地钻下水,发现自己脸已经红透了。


  如果一定想要满足对鲛人的好奇,还不如让我……一定不能让你去主动接近我只剩下本能的同伴们。抱着这样的想法,我一次又一次地在你独处的时候出现。


  victor真的是很温柔的人呢,拿出玻璃瓶里的信的时候被上面歪歪扭扭的假名惊讶到了。是为了照顾我的阅读吗,心里那种酸酸涨涨的感觉就是所谓的幸福吧。虽然读起来非常费劲,经常要猜测一些词语的意思,语法也完全只能说连五岁的小孩子都不如……但是这份心意,我会非常珍惜。


  不过,其实我是会英语的哦,下次来信用英语就好啦。


  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


  近夏时节,祝您安康。


                                                          胜生勇利


  真是可爱的孩子,我按住胸口,胸腔里有什么东西在剧烈地鼓动着,大概是,心动了吧。


  我一直都是一个人旅行,如果说勇利受限于海洋,那么我便是受限于陆地。大概也只有已经几乎走遍所能到达的全部世界的我们才会理解那种看不到新的景色,体会到那种无趣得快要死去的感觉吧。我们是一样的啊,勇利。想要和你更多的交流,想要知道你所见的事物,那是对于我来说宛如禁区无法到达之地所有的神秘。勇利,请说给我……更多的,和你相关的事情。


  ——不过,我是不是被狠狠地嘲笑了?看来要好好学习一下语言了。我无奈地看着对方的回信,抚摸着末尾因为受潮有些模糊的字迹,纸的边角有少许褶皱,看得出来是水泡过的痕迹。我几乎可以想象出勇利在一块略显干燥的地方,用带着海水湿意的手掌一笔一划地在纸上写着信的模样。


  不管是写信还是阅读人类的书,都不能在水里,保持身体干燥的状态对鲛人来说很辛苦吧。


  不能让他这份心意落空啊……这么想着的我,展开一张空白信纸,笔尖落在上面。




  一直生活在水里的鲛人……要保持信纸的干燥,很不容易吧。写完之后我这么想着,想了想翻出了一瓶桐油刷上信纸。


  我卷起信纸,小心翼翼地收到玻璃瓶里封好,犹豫片刻还是把它从桌上拿起来收到了枕头底下。


  外面海风沿着窗户渗入,寒气透过有点薄的衣物,胸口涌起一阵不适感,我努力地深呼吸,以免痛苦地咳嗽起来,然而无济于事。


  已经进入深秋了……我紧紧地捂住嘴,然而止不住的咳嗽声依旧从唇间溢出。真是,命运弄人啊。这么想着的我,有些无力地握紧了手里的笔。


  自从那次卷入海中被勇利救起之后我好像就染上了风寒,大概是上天对我任性行为的惩罚吧,随着航程的进行病情越发严重,现在甚至连每天离开房间登上甲板透气的时间都缩短了不少。


  无论如何也一定要支撑到船只靠岸的时候啊。


  一直以来我都不太在意生死这种问题,特别是前段时间冒出旅程已经快到终点这种想法的时候,我是真的觉得就这么死掉也无所谓。


  ——但是现在不同了,想了解更多关于勇利的事情,也想让他更多地了解我,这是人生中第一次有了想紧紧联系的存在,我不想就此失去。


  如果能撑到上岸,一定要去看医生,然后找个沿海的地方,和勇利一起生活下去。我这么在心里给自己定下目标。


  但是病情还是一天天恶化了,到了下一次月圆之夜,我勉强走出舱外,手中握着瓶子。


  ——他没来吗?


  不知过了多久,我这么恐慌地想着。手在颤抖,瓶子从掌心滚下去,被深邃的海洋吞噬,片刻间就不见了。


  ……不。


  我伸出手想抓住它,越发猛烈的咳嗽却让我肺部疼痛得失去了意识。


  醒来就已经是船舱了,门关着,老船长的声音却清楚地传进来。


  我已经病得很重了,如果再不找到医生,在航行结束前疾病就有可能先夺取我的生命。船长是这么说的。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可能会死于疾病这种没新意的结局呢。


  ……啊啊,自小经历西伯利亚寒风砥砺,被其他国家戏称为战斗民族的俄罗斯人居然也有倒在病魔脚下的一天。我苦笑着。


  船长大概是为了尽可能挽救我的生命,最近航行速度快了不少,可是我身体却开始急剧恶化,现在甚至连起身都已经极其不适。


  恐怕最多只能撑过这个月圆之夜了吧。


  在那之前至少……


  我抬头,看着夜空中那一轮明月,沉默了很久,终于还是决定实行那个、我一直在思考着的——


  决定。


  我艰难地站起身,在四下无人的深夜挪出房间,缓慢地移向夹板边缘,闭上眼,向前坠入了大海。


  夜里的海水真是冰冷刺骨啊,寒意从肌肤传入身体深处,连骨头都觉得冻得发痛,空气从口鼻间溢出,胸腔因为缺氧而窒息。


  有谁从远处冲过来抓住了我,用冰凉的双臂把我抱在怀里,托上水面。


  “……Victor!”


  他用力地拥着我,我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他害怕的颤抖。我不禁扯出一个笑容。


  “你总算来了呢,”我把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不好意思,我恐怕已经活不了太久了。”


  丝毫不给他任何发话的机会,在他惊愕的目光中,我吻上了他的唇。


  我把下巴顶在他的肩窝,凌乱的发丝相交,在他的耳边轻声说:


  “这是你第三次救我呢,除了这个我想不到其他能让勇利惊喜的方法了。”


  极近的距离让我有一种我在吻着他耳廓的错觉。


  “勇利,我无论如何不想就这么死掉哦——所以,把我变成鲛人吧。”


To be continue.

评论(2)
热度(75)

© 耀晞 | Powered by LOFTER